洛阳>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又有新发现:墓主是曹丕孙女?有4证据

2019-05-31 07:51 | 大河报

核心提示: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又有新发现:“这座墓的墓主,极有可能是魏明帝曹叡(ruì)极其宠爱,但未满周岁便夭折的女儿——平原懿公主曹淑。

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全景

曾获得“2016年度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殊荣的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从发现之日起就备受关注。不仅因其极高的墓葬等级,更加牵动人心的是对其墓主身份的各种猜测。5月30日,记者再次探访此墓,并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经过两年多的研究,对于墓主身份又有了新的发现。

墓主非帝非后,而是不足周岁的公主?

来到西朱村大墓,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深10余米的大探方,一条长30多米、宽近10米的墓道直达墓室。

据项目现场安保负责人介绍,墓葬西侧2.5公里有一直径约600米的近圆形山丘,当地俗称“禹宿谷堆”,“也叫曹魏圜丘,是当时祭祀用的”。圜丘遗址与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阊阖门遗址位于一条南北向轴线上,“正好和这座大墓以及它东边几百米的另一个曹魏大墓成一个直角”。

是谁能够在死后还享有如此待遇?又是何等重要之人,能让当时的一国之君,在当时那个充满战乱、生产力低下的年代,建造如此工程?

西朱村曹魏大墓发掘项目负责人、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副研究员王咸秋博士告诉记者,自2015年这个大墓被发现之日起,就一直想要解开墓主身份之谜,这位也曾是曹休墓发掘项目负责人的考古工作者,戏称自己与曹家极有缘分。

但就是这么一名对曹魏大墓研究颇深的学者,也曾对这个墓主的身份一筹莫展:“有很多种说法,郭皇后、魏明帝、毛皇后、废帝曹芳,每一种说法都有道理,但也没有完全充分的证据,或者说都很难完全驳倒其他说法。”所以,王咸秋的研究工作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翻看古籍、查找资料、研究出土文物、对比之前的曹休墓与安阳曹操墓,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王咸秋有了惊人发现:“这座墓的墓主,极有可能是魏明帝曹叡(ruì)极其宠爱,但未满周岁便夭折的女儿——平原懿公主曹淑。”

据《三国志·魏志·后妃传》记载,在曹叡29岁时,小女儿曹淑不幸夭折,曹叡悲痛万分,追称其为“平原懿公主”,并命曹叡之母——甄宓已亡故的侄孙甄黄,跟爱女配冥婚并合葬于南陵,追封甄黄为列侯,并让夫人郭氏的从弟郭德改姓甄,继承平原侯的爵位。曹叡不仅在首都洛阳建立祭庙,还亲自将爱女灵柩护送到墓地。他的这一举动在当时也引起满朝文武百官的一致抗议,以司命陈群为首的官员认为曹叡有违礼制,可能会引起全国的动荡,但曹叡不予理会。由此可见曹叡对曹淑的喜爱。

墓主是曹淑的4个证据

1.大墓方位符合史载

文献记载,曹淑死后葬在南陵。而王咸秋查阅《三国志》后发现,关于“南陵”的记载只有曹淑这一次。因此他认为,这里的南陵可能并不是其特有的陵号,而是单纯指南部陵区:“东汉时期,帝陵都是要做南北两个陵区,北面邙山陵区有5座帝陵,南面洛南陵区有6座帝陵。”所以,王咸秋认为曹魏时期的帝陵试图沿袭在都城南北分置陵区的做法,“开国皇帝曹丕葬在了当时首都洛阳北边的首阳山,他的儿子曹叡则葬在了南边的大石山,也就是现在的万安山。只是因为曹魏王朝持续时间只有短短的46年,南北陵区各有一座孤零零的帝陵。”

王咸秋解释,和这个墓仅数百米之隔的另一座曹魏时期大型墓葬现在业界已经普遍认为其是曹叡的高平陵,再结合文献中记载的曹叡对曹淑的喜爱以及曹淑墓地的位置来看,“曹叡把爱女的墓地安排在自己墓地的旁边是可以说得通的”。

2.墓葬等级符合曹淑身份

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西朱村曹魏大墓四周的墓圹均采用了七层台阶状的结构,这与曹休墓结构一致。而这里的墓道较曹休墓更宽。“曹休墓的墓道西宽东窄,最宽的地方是9米多,窄的一端只有5米左右。而西朱村曹魏墓M1的墓道两端宽度相等,宽度为9~9.4米。”王咸秋说,“西朱村M1墓圹修建得更为规整,墓室砖壁的厚度也较曹休墓墓壁更厚,也就意味着其级别可能稍高于曹休。”

另外,这座墓葬最重要的出土物为200多件刻铭石牌,均为六边形,平首,斜肩,上部有一圆形穿孔。长8.3厘米、宽4.6厘米~4.9厘米。石牌一面阴刻文字,记载墓葬内随葬品的名称、数量、质地和尺寸。每块石牌一般记载一件或一组随葬品。王咸秋告诉记者,这些石牌与曹操墓出土的石牌从结构、大小、作用等方面都十分相似,并且结合目前发现的曹魏高等级墓葬来看,“只有这里和曹操墓出土了刻铭石牌,曹休墓未出土石牌,从一个侧面也能够说明这个大墓的等级”。

“这就和曹淑既是皇室成员,又是公主的身份相吻合了。”王咸秋说。

3.银鸠车和“七奠蔽结”

在出土的200多块刻铭石牌中,有一块引起了王咸秋的注意,上面记载,这里的随葬品中有一件银质鸠车。

何为鸠车?晋人杜夷《幽求子》载:“年五岁有鸠车之乐,七岁有竹马之欢。”可见,鸠车是当时风靡的儿童玩具。

王咸秋想起,在1955年洛阳涧西区发掘的一处小型汉墓中,曾出土过一件鸠车和一件陶鸠车。

当时的发掘报告中称,发现鸠车的两个墓室长度约1.5米,可知它们都是儿童墓,因此“鸠车出自儿童墓,铜镜多佩于成年者的墓中,疑亦为两汉时代的葬俗”。所以,王咸秋推测,这里的墓主人也极有可能是儿童。

而在出土的另一块刻铭石牌上,王咸秋发现了“七奠蔽结”字样。“蔽结”即“蔽髻”,是魏晋时期流行的一种假髻,是当时女子流行的发饰。

据《文献通考》卷一百十四《王礼考九》“后妃命妇以下首饰服章制度”条载:九嫔以下五䥖,世妇三䥖。诸王妃、长公主,大手髻,七䥖蔽髻。其长公主得有步摇,皆有簪珥。”

《晋书·舆服志》也有记载:“长公主、公主见会,太平髻,七䥖蔽髻。”

“䥖”同“奠”,可见魏晋时期女子的发髻数量是有明确的等级划分,而七奠蔽髻,是公主才可佩戴的。

4.凹形铁片和曹植写的诔文

在墓中后墓室放置棺椁的位置上,王咸秋提醒记者,这里有四片“凹”字形铁片。记者看到,这四片铁片两两相对,间隔一米左右,并列排放。“这四个铁片当时是垫在棺下的,一般是棺的左右各一个。”王咸秋解释说,从它们相距的距离来看,与当时一般棺木的尺寸较吻合,并且从排列方式来看,后室应该并列放置了两具棺木。“这也和史料中记载,曹淑与甄黄合葬相吻合。”

据记载,曹叡在曹淑夭折后,每每想起爱女便悲痛得不能自已。为寄托哀思,曹叡下诏命自己的叔叔,才华横溢的曹植,为曹淑撰写诔文。曹植感同身受,同时也是为悼念自己的侄孙女,撰写了一篇千古流传的《平原懿公主诔》。其中有一段:“爰构玄宫,玉石交连;朱房皓璧,皓曜电鲜。长埏缮修,神闺启扉;二柩并降,双魂孰依。”详细描绘了曹淑墓室内的有红色的彩绘和涂白的现象,有长且宽的墓道,并且有两副棺木同时放置到墓室里面。

王咸秋示意,在前室的拱形屋顶的下部,记者看到了用红色颜料绘制的祥云纹,同时,在放置棺木的后室,能明显看到四周的墙壁是用白色颜料涂抹过。“结合现有的考古发现,可以推测这里是一处高等级的墓葬,至少是王侯以上级别;同时它又是一个儿童的合葬墓,并且墓主人与曹叡关系密切。我认为能够符合这些条件的,除了平原懿公主曹淑和甄黄,也没其他人了。”王咸秋说。

但他也一再表示,这仅是他结合现有发现的推测,不是最终定论。“因为多次盗扰和破坏,2019彩金赠送平台缺失了很多关键证据。而且最重要、最直接的证据——人类遗骸,至今都没有发现。我咨询过体质人类学的专家,儿童的骨骼因为骨壁更薄,更容易腐朽,所以很难保存下来。”

未来将建考古博物苑

王咸秋介绍说,洛阳计划在西朱村曹魏墓的位置修建一座“洛阳考古博物苑”,依托西朱村曹魏大墓的本体展示,一方面在这里集中展示三国文化,另一方面会将很多各时期典型的墓葬、烧窑、车马坑等原本不可移动的遗迹整体搬迁到这里,集中进行展示。“这种展示有别于以可移动文物展览为主的普通博物馆,将文物埋藏的背景完整呈现在大家面前。同时还会设置室内考古实验室和各类体验中心,让大家体验考古的乐趣。”

据悉,目前洛阳考古博物苑正在规划建设中。(记者康翔宇文孙贝摄影)

原标题: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又有新发现墓主是曹丕孙女?有4个证据

责任编辑:朱宝君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免费送彩金可直接提款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博聚网